期贷配资

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极道猎梦师 > 第二十八章 相似(求求了~后面很好康)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最开始发光的那头食梦貘身上的光渐渐地平息了下去,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后的两头食梦貘。

    “啾啾...啾...秋...我...我我...可以,说话了!”

    “我...我也可以了!”

    “我...也是!”

    发出人声的正是那三头从陈坤画面中吸取莫名能量的食梦貘,除了为首的那头,其余两头发现自己也能够口吐人言之后都乐开了花,在原地蹦跶了起来。

    “安静一点,现在才只是掌握了人类的语言而已,就这么激动干什么,离我们的终极目标还差得远呢!?”为首的那头食梦貘转过脑袋,对另外两头训斥道。

    听到这声训斥,另外两头食梦貘才老老实实地站稳了身型,耷拉着脑袋不敢吱声,看样子为首的这头食梦貘应该是个小领袖。

    看着它们安静下来,为首的食梦貘继续开口道:“我们是从程善笙身上获取的能量,那我们就暂时先姓程吧,我叫程显歌,你俩一个叫程显迪,另一个叫程显袂如何?”

    另外两头食梦貘齐齐应道:“好!”

    “啾啾啾,啾?”

    名为程显歌的食梦貘闻言转身看去,发现神魔时代的那一面为首的食梦貘正在歪着头看着它,它随即又将目光看向神魔时代的那个画面,过了好一阵子才说道:“你先不要着急,看情况你们那儿估计也快了!

    历次以来,第一个阶段都是我们现代的转换比较快,毕竟现代的梦境潮汐是心神的考验居多,又是根据他们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制定出来的梦境,进去接受历练的人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绝大多数都不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是在考验。

    就比如现在快要失败的程善笙,他本来就喜欢当杀手,而且梦境中的那个角色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赵有福是有家室的人还出去偷吃,这是死有余辜;

    王峰也不算是无辜之人,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他造物民众的功绩也不够,死了也就死了,可钱秋水这个目标不一样,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不仅特别孝顺,而且待人和善,这就是他面对的第一次考验,善意!

    如果他在犹豫的那一刻选择尊崇本心,他接下来的任务就简单多了,只需要把那些杀手全部杀完就可以获得奖励,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这是个梦境,所以他没有在意选择了动手,于是考验失败。

    若不是他有灵质武器防身,钱秋水第一波意识攻击就能凑效,梦境潮汐能够第一时间获取他更多的信息制造出更加真实的梦境,我们能够口吐人言的过程也会更快。

    意识攻击没有凑效,就只能改变模式,将钱秋水和钱夏两人改成了狩猎杀手的杀手,由于梦境潮汐的素材不够,才让他幸运逃脱,随即梦境潮汐又组织了第二次考验,掌柜的问他要不要放弃,依旧还是善意的考验。

    如果他能够醒悟杀人是没有止境的,知道什么是放下,选择做一个平常人,他也算是通过了考验,但他还是没有,有灵质武器保护,意识攻击不能凑效,梦境空间就只能选择潜移默化的方式。

    不断地制造冲突,让他不断地杀人,每杀一个人他的魔障就增添一分,在梦境中越陷越深,但魔障只能让我们达到口吐人言的地步,梦境的规则一经定下就不会更改,他死不掉就不能让我们完成最终阶段的蜕变。

    所以别看我们现在快,但什么时候完成真正的蜕变还差得远呢,不像你们,一旦他们落入下风,绝望的情绪开始滋生,你们就能获取源源不断的“人性”能力,说不定一下子就将我们超越了。”

    程显歌的这番分析似乎起到了作用,那些还没有发生变化的食梦貘纷纷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真魇塔里面的画面,六大宗门的画面它们看都不用看,一直都是最小,历史上它们也从来没在六大宗门身上占到便宜,它们的目标从来都只在那些散人身上。

    “显歌,我们怎么办啊!程善笙现在经历的考验陷入了僵局,我看规则的力量是杀不死他的,若是让他拖到结束,我们岂不是白等了!”唤作程显袂的食梦貘焦急地说道,一旁的程显迪也频频点头。

    程显歌闻言看着不再增长的画面,沉默了许久才说道:“你们跟着我一起,我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希望能成吧!”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陈坤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了,他早已不再是那个只想着体验杀手生活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胡子拉碴,浑噩过日的颓丧大叔。

    在这期间他迷失过、挣扎过、反省过、也尝试过改变,但是都没能从这个世界离开,?在某一段时间他甚至都差一点崩溃,他疯狂的杀人,那些杀手都差一点被他杀光了,钱氏家族也因他一己之力从这个世界除名,沦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魔。

    他曾有一个极度疯狂的想法,如果把这个世界的人全部杀光总应该能够出去了吧?只不过他没有付诸行动,不是因为他于心不忍,而是因为不现实,他一个人又哪里能够杀得光呢?

    杀了那么多人没被抓住就已经算是个了不起的奇迹了,还想杀掉所有的人,那不是痴人说梦么,杀光一个镇的人他估计都够呛,认清现实的他只能等,只要自己不死一直熬,熬到梦境潮汐结束他就能出去了。

    或许是因为知道这个世界是假的,也或许是因为掌柜的,大哥跟二姐都死了,也有可能是他杀人杀得太多了,他对一切都是失去了兴趣,整日借酒浇愁,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这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来到Forgetting?Bar,准备点一杯忘忧酒。

    在他情绪快要崩溃,即将失去理智的时候,是Forgetting?Bar的老板娘捡到了他,命运或许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巧合,这个老板娘不仅跟他现实生活中的朋友长得一模一样,两人性格也没差多少,都开了一间酒吧,更巧的是两人的名字也都一样,都叫许墨佳。

    不过现实生活中的许墨佳不会调酒,梦境中的许墨佳却是会的,而且还很厉害,百影夙华是她的拿手绝技,是一杯很神奇的酒,一人只能喝一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效果。

    有人叫它解千愁,有人叫它苦情酒,有人叫它无味酒...不同的人口中它有不同的名字,陈坤把它叫成忘忧酒,只有这杯酒产生作用的时候他才能忘记一切,什么都不用想。

    但是今天许墨佳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调,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那双眼睛就好像一台扫描机一样,他下意识地躲开了对视,不自然地说道:“老样子,一杯忘忧酒。”    如果他在这个世界除了死还有其它什么怕的话,那就只有许墨佳的眼神了,所以他没敢去问为什么今天这么反常,他总感觉许墨佳的眼神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够看透他的本质。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相识,他将最后一个跟钱家有关系的人杀死之后,发现梦境还是没有结束,那一瞬间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Forgetting?Bar。

    许墨佳见他苏醒,给他调了一杯百影夙华,看着这个跟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许墨佳,他一点儿都没有犹豫,拿过来就仰头喝了下去,然后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内容是他登上万湮大群岛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

    他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许墨佳就是用着刚刚那种看穿一切的目光看着他,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听到这句话,他仿佛被雷击了一样,直接呆立当场,自从梦境潮汐的历练开始,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像这句话给他带来的惊骇强烈,等他回过神来想要试探性地说一说时,许墨佳已经失去了兴趣,就像从来没有问过一样。

    之后的日子里许墨佳再没有提起过有关的话题,也没有用那种眼神看过他,他也没有主动说过这件事,今天再一次看到这个熟悉的眼神,他本能的就选择了退缩,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阿笙,我们认识多久了?”许墨佳看着目光闪躲的程善笙,一股失落的情绪从她的脸上浮现了出来,不过随即就被她很好地掩饰了过去,拿着一瓶酒,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程善笙因为不敢直视她,所以没有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反倒跟着她的问题陷入了回忆,她的出现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特殊了,所以他直接将自己的真名告诉了她。

    其实说起来他俩也没怎么聊过,基本上就是她调酒,他喝酒的一个相处过程,但是两人就好似认识了很久的知己一般,不用怎么沟通就能够明白彼此的想法,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感觉。

    “五年了吧!”程善笙抬头看着头顶的吊灯,神情有些缅怀,原来不知不觉的都已经在这个世界待了十五年了,梦境潮汐的历练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都已经五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喏~你的忘忧酒好了,今天这杯我请你。”许墨佳将那杯调好的百影夙华推到程善笙面前,感慨了一句。

    这是一杯缭绕这白色雾气的酒,除此之外看不出任何特色,在酒吧这种讲时髦的地方,它的存在实在是过于普通,视觉上没有一丁点儿惊艳的感觉。

    随便倒一杯酒加上干冰就能达到这种效果,很难想像这么普通的酒会有那么神奇的功效,让人欲罢不能。

    他们认识了五年,程善笙喝这个酒也喝了整整五年,说来也怪,那可是整整五年啊,就算是最浓,最烈的酒喝了这么多也应该产生一些抗性了吧?但是他没有,一杯忘忧酒下肚,他就感到脑袋越来越重,视线里的人或事重影越来越多。

    “噗通”一声,程善笙就趴到了吧台上,沉沉睡去。

    许墨佳从吧台里面走了出来,拖出一个凳子坐到程善笙的旁边,学着他的姿势趴到吧台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伸出手缓缓地接近他的脖子,驾轻就熟地解开了他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szqh104.cn,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